2017-07-07

職能本位學習需通得過兩項檢驗

網路上有個笑話如下:幾個人合資開一家公司,為了強調能力高超和彰顯公司霸氣,特別給公司取名為「能力」。當他們興高采烈地去拿回申請的營業執照後,全都傻眼了,只見執照上大大地寫著「能力有限公司」。

無論如何,重視能力是好事。因為個人、團隊或組織「成功」的約略公式是「能力x意願x機會」。職能是個人從事職業所需的能力,或進一步說是:為履行某一工作的角色與職責所需的一組知識、技能和態度,這組知能和態度關聯工作績效、有廣為接受的評估標準、且可經由教育、訓練與發展加以改善。臺灣在少子化、高齡化又人才外移加劇中,正邁向「生之者寡,食之者眾」的社會,工作導向的教育與訓練尤須重視職能本位學習(competency-based learning, CBL)以經濟有效地培育高產能的「生之者」(從事生產的人)。但是,職能本位學習至少需能通得過下列兩項檢驗,否則只能稱之為「職能本位『有限』學習」或「偽職能本位學習」。

一、學習者須有精熟職能的表現才能進階學習或完成學業

《韓非子》中說齊宣王喜歡聽竽(古代簧樂器)的合奏,不會吹竽的南郭先生為了得到供養,混在三百名的樂團裡裝模作樣地過了好幾年。後來宣王的兒子泯王繼位,喜歡聽竽的獨奏。不會吹竽的南郭先生趕快逃之夭夭。這是成語「濫竽充數」的典故,沒有吹竽能力的南郭先生經不起獨奏的考驗。採行CBL的教育與訓練可實施個別教學、小組教學或班級教學,也很鼓勵學員(生)透過協作學習,但須講求學習者中心,每一名學習者都需精熟預定的職能才能進階學習或完成學業,不能在小組或班級的群組中蒙混或靠同儕夾帶過關。所以,CBL的完整結構是創建、管理一組清晰界定的職能並使其和學習資源(課程、師資、教材、教法等)、評估(常含評量尺規)相互校準,並透過分析追踪後續績效。

例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國際技職教育與訓練中心(UNESCO-UNEVOC)定義職能本位訓練(competency-based training, CBT;屬CBL的一環)為:著重個人在完成訓練班制(program,或稱學程)後能在職場中做些什麼的職業教育與訓練取向。CBT班制常包含一些模組(modules),模組再細分成學習結果(技能與知識),學習結果是根據產業設定的標準所擬定,而且設計有評估以確保每一名學員(生)達致每一模組要求的所有結果。理想上,在CBT班制內的進展是根據「是否學到職能」而非「花了多少時間」,一旦學員(生)達致或擁有模組中所要求的結果,就可以向下一個模組移動,因而多數學員(生)可以用較快的方式完成學習班制。但是,某些CBT班制只有固定的時間範圍。某些CBT模組有工作崗位上和工作崗位外兩種評估組成。

二、學習者有習得職能的多元管道與彈性方式

《誰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是川普(Donald Trump) 擔任美國總統之前監製也主持的真人秀電視節目。來自美國各地的節目參加者被分成兩隊比賽,每週兩隊需完成交付的商業相關任務,終極勝出者將成為川普的「徒弟」。有時,兩隊的組合是一隊由有商業相關學歷的人組成(被稱為「書本智者隊」),另一隊由自學和自營而無商業相關學歷的人組成(被稱為「街頭智者隊」)。兩隊孰優孰勝,各憑能力。換句話說,不管能力來自書本或街頭,有贏得比賽的能力才是王道。

CBL強調學習期望是固定的但學習過程是彈性的。職能可透過下列多種學習管道獲得及精熟:正規學習(如參加教育或訓練班制)、非正規學習(如由網上瀏覽自學)及非正式學習(如從生活或工作經驗中受益)。在採行CBL的教育或訓練班制中,則需實施差異化教學--依學員(生)個別差異及需求,彈性調整學習內容、進度和評量方式,以提升學員(生)學習效果和引導其適性發展至待學職能達精熟以上程度(任一職能有生-熟-巧-師-神的層次)。就在職人員而言,更需透過這些管道的混合運用獲得及精熟職能,並經由本身和主管乃至同儕一起評估,確認出那些是正向影響工作績效的職能,並透過學習加深加廣職能。

例如,澳洲提供技職教育與訓練的TAFE (technical and further education) 高度採行CBL。TAFE授予的證書或文憑採認學員(生)先前透過學習、工作或產業經驗、志工等管道習得的能力,也透過多元學習管道的提供以配合學習者的學習需求和生活風格,常見管道如下:隨時隨地可學的線上課程、衝刺型的短期課程、配合學習者步調的彈性組合課程、四平八穩的全時課程、利用空檔的部分時間課程、在工作崗位上訓練的學徒制和訓練生制。

換句話說,通得過以上兩項檢驗是CBL的必要條件。兩項檢驗中至少含下列七個關鍵元素:學習者中心(learner-centered)、精熟學習(mastery learning)、結果導向(outcome-based)、差異化教學(differentiated instruction)、先前學習資歷採認(recognition of prior learning)、多元進路(multiple pathways)和彈性學習(flexible learning)。

作者:李隆盛/中臺科技大學校長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部立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