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22

國際合作之人才培育模式對國內人才教育的影響(上)

21世紀是強調「研發」與「創新」的第四波經濟知識時代,腦力與創意密集將成為帶動經濟成長及競爭力的核心。建立教、考、訓、用結合之有效制度為主要關鍵。目前高教體系著重的理論與研究人才培育、到技職體系的實務人才養成、法人團體的專門人才精進訓練、以及企業本身的在職訓練,由政府到產業,無一不視人才培育為重要關鍵。學校教育部份,教育部由高教體系的教學卓越計畫、頂尖大學計畫,技職體系的企業實習、產學攜手計畫、雙軌計畫、特色典範計畫、典範科大計畫,調整並增設符合新興產業趨勢的相關系所、學程等,可見政府及學界都在努力緊跟上產業及世界潮流的變化,同時也有法人或就業補習教育針對企業與學界之間仍存在的落差作進一步的努力。然而學校訓練畢業的學生仍常被企業抱怨無法跟上需求。

民國98年全世界金融風暴期,因應大量失業人口而推動的計畫,其中有與國際大公司合作創新人才培育與就業媒合結合的模式,或可提供一可能的改善方向,供學界與業界參考。茲以學研合作-國際數位遊戲聯合研發計畫為例,一樣是由教、考、訓、用衍生而來,但模式略作修正,除引進日本新力娛樂電腦公司先進技術與優異師資,建立遊戲專業課程規劃外,同時建立篩選機制,針對招聘人才先由本國師資施以三個月基本知識與基礎性的實務訓練,並以實務成果為第一次的篩選重點,通過者組成美學、工學與企劃的團隊,個人並選擇其中一項為主要學習方向,再經三個月實作訓練有初步作品為第二次篩選標準,通過的學員組成小組,作出產品並提供第三次篩選-業界評選及招募的機制,本計畫有四個特點:

1.訓練與篩選機制並進:經歷四階段訓練,三次篩選機制過程中,可訓練人才的抗壓性、團隊合作以及持久學習及自我精進的能力。考評的標準由學界及業界共同認可,由學界及產業配合的篩選機制,在訓練中即決定各階段的評選標準,受訓人員如果只忙於應付眼前的要求,很容易在下一個過程中就落入名單之外,也間接的訓練學員對於未來要有預先的規劃及方向。

2.團隊與實務並重:跨國、跨校、跨領域(美學、工學、創意)學界的師資之外,輔以國內外產業界的專業技術、設備及師資。整合實務測試,讓參與人員藉由實務操作,以團隊實作與目標導向的成果驗收作為考評標準之一。訓練課程均以實務為導向,篩選機制的評選標準以實務作品為重點,故訓練目標十分明確,團隊合作的成果也很具體。

3.就業與訓練成本兼顧:過程中設立不同時點及四階段訓練及三次篩選機制,人才在篩選過程中逐步精簡,一方面可以讓受訓人對於自身在此一產業中的能力層級有所了解,作為個人生涯規劃的參考,另一方面精簡的學員人數,教學可在深度及專精程度上著力,尤其同時解決配合國際級的業師指導時,所受到時間、空間及成本的限制。此一方式解決業界在人才尋求以及在職訓練上的部份困擾,人才的訓練及適用性本需時間的觀察及了解,此一計畫學員也有結訓即進入產學合作企業之中的人才。

4.創新、創意與學界現有課程影響:國內外及產學教學團隊的創新合作,有效激發對學界現有課程的反思,藉由學員小組團隊合作,所引出的教學團隊及學員本身互動產生的創新與創意火花,學習如何接受創新的同時也深植善於創新的技能。

計畫結束後影響參與本計畫的龍華科大遊戲系依本計畫精神進行課程改革,藉由篩選機制中建立拔尖概念,教學中即引進業界師資,在技術教學及教材中融入市場經驗,針對學習題材及方向上提出市場需求,共同指導專題及擔任作品評選,企業在提供實習名額給學校的同時也獲得更符合需求的人才,此一創新的模式在獲得初步產學認同的成效後,未來將更廣泛地推動此一模式,營造產學交融的良善循環。

下期將延續前述經驗,針對國內技職體系教育提出國際合作模式與學界訓練模式的建議說明,敬請期待。

資料來源:龍華科技大學人文暨科學學院院長 董基良

產學研合作的另一思考—參與學程課程之規劃與評估

在台灣,目前提到產學合作,最常被人聯想到的就是共同研發,另外就是學生業界實習,或者引入業師協助教學。後兩者與教學及人力培訓比較有直接關聯。

但是如果我們參考澳洲教育體制被公認為相當成功的做法,就可以發現,其實產業界還可以為高等教育機構做出更多的貢獻,特別是參與學程課程的規劃設計與評估審查。

澳洲教育制度的特色之一,是證照頒發與學校課程結合。而為了維持訓練品質真正符合業界要求,澳洲教育部請求專業協會及各行業代表團體進行調查研究,為各行業設立專業技術知識與行為標準,也構成了現在「澳大利亞優質訓練架構」(Australian Quality Training Framework,簡稱AQTF) 的基礎。

雖然要從我們現在的教育體系,發展到澳洲的「學校即可頒發證照」可能還有一段距離,但是我們可以從中汲取出幾個要素,是目前即可運用於產學合作上:

第一,AQTF要求任何申請認證的學程或課程,首先要能證明存在具體的產業或地區人力需求,經過明確的業界諮詢過程,並能提出業界支持學程課程設置的證據,以確保學程課程的設置,並不是學院內對於業界的不切實際想像。我們也可以在學校以就業為導向的學程與課程規劃過程中引入類似機制。

第二,AQTF重視的是全國一致的職能標準,再從中於教育機構發展出可與之對應的學生學習成果。這些職能標準必須由專業協會、業內資深從業人員配合教育專家共同訂定,以確保學習成果能於實務運用,而非只是認識理論原理。與此相對應,我們雖非一定能產出全國一致的標準,但學校或學門可先依據AQTF的精神,邀請業界共同制定與檢視職能標準與預期學習成果。

第三,AQTF認為學習過程最好能配合實務工作經驗,或至少能有模擬工作場所來產生實務經驗,而這也是業界可以協助學校的地方。

最後,AQTF強調學習成果需由學生產出的學習證據(如作業、專題、作品、競賽)加以評估檢視,而教育機構與相關學程課程都需定期接受審計評鑑。評鑑委員不能只看學經歷,還必須有評鑑與專業能力的資格。如何將受過評鑑訓練的業界代表引入就業導向學程課程的評鑑機制中,也是當前我們可以努力的方向。

資料來源:國立中山大學政治經濟學系教授 劉孟奇

產學研合作科技人才培育與運用關鍵要因

知識的創新、擴散與應用是全球化競爭的經濟模式,知識存量與知識創新能力成為驅動經濟發展的主要動能。對於一個國家而言,面對知識經濟時代的來臨,其科技政策、產業政策、教育政策等都需要做大幅度的轉變,其中,科技人才資源更是國家競爭力的重要關鍵。全球知識產業的發展導致人才的移動與群聚現象,未來高科技產業對於人才的需求也將更加明顯。我國以科技作為經濟發展的主體,在科技人才資源發展的關鍵要因有外來競爭、供需結構調和、培育與運用連結三方面。

1.科技人才外來競爭
就兩岸息息相關的產業發展而論,中國是台灣科技人才移動主要的外來競爭對手,尤其是十二五規劃在其科技政策方面,倡導實施「科教興國戰略和人才強國戰略,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以提升自主創新人才之質與量作為施政方針。中國為加強人才資源能力與積極雇用海外高級人才,除了改善教育水平,並提高人力資本的投資,改善用人的制度環境,加速企業之科技改革。面對中國龐大的市場與就業機會,台灣如何保有科技人才網絡的優勢是重要的課題。

2.科技人才供需結構調和
由供需兩方比較,根據經建會統計推估資料,未來國內人力供需,將續呈高級專業及管理與基層人力不足而中級人力過剩的現象。其理由係供給面比例結構強調大學,而呈現鑽石型結構分配;然而需求面比例結構卻以基層人力比例最大,呈現三角形結構。因此,國內產業出現供需結構上的失衡現象,產生高級專業及管理人力不足、技術人力供需失衡、跨國經營人力不足、企業研發人力不足等勞動市場失衡問題。

3.科技人才培育與運用連結
鑑於我國所培育的科技人才未能充份與產業需求結合,產學研三方人才的流動形成滯礙,大學院校傳統學制彈性不足,系所領域分際僵化,人才培育大多傾向單一領域培育,難與知識經濟時代之追求科際整合、跨領域發展的趨勢潮流相銜接,以致所培育學生難以符合產業技術快速變動之人力需求;而研界研發成果轉移至商品化產生缺口,跨領域人才缺乏,造成新興產業研發人力不足。由此看來,學研界必須透過政策將研發能量與科技人才引領至產業界,三方永續合作,方可創造產業價值。

資料來源:逢甲大學產業與科技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許瓊文

產學研合作機制之影響因素-以韓國知識創新產業為例

當今全球創新科技產業帶動知識經濟的活絡,而國家創新系統(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 ,NIS)正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一個國家創新系統的健全有賴於各大學、研究機構與企業進行三方的合作,透過教育、研發、推廣、培訓以及技術轉移等各計畫來連結產學研以共同推動創新系統。然而,基於國家政策、產業特性與研發優勢等因素的不同,各國的創新系統皆具特色而有其運作上的優劣之處,以下根據Boo-Young Eom、Keun Lee兩位學者在2010年的研究發現,以韓國為例,說明影響產學研合作的可能因素。

從1970年代中期開始,因應韓國的大型企業快速發展,韓國政府扮演著重要且友善的角色予以大力協助,根據1973年的專業研究機構促進法(Special Research Institute Promotion Law),韓國政府亦投入相關資源成立政府研究機構(government research institutes,GRIs)以促進國家先進技術研究與發展,如此前因造成韓國政府與財閥主導國家創新系統的強勢,而使得學術單位以及中小企業相對的弱勢。即使到了2003年,根據經濟合作開發組織(OECD)的研究,依舊發現韓國是政府研究機構對國家研發系統的影響大於學術單位的唯一國家。有鑒於此,2003年韓國政府訂立企業教育與企業合作法(Law on Industrial Education and Industry-University Cooperation)企圖提升學術單位對國家研發系統的影響,儘管學術單位的研究結合知識企業化已是韓國的近年趨勢,但成果卻不見得顯著,如此現象引起研究重視,也值得我們的注意。

Boo-Young Eom、Keun Lee兩位學者為探討上述問題,利用創新問卷(Korea Innovation Survey, KIS)實際透過收集國內538家企業樣本進行問卷調查,具體選擇公司背景(包括:公司規模、研發能力、合作原因、企業集團、公司位置)、行業特性與政府政策措施為研究變項,作為探討影響產學研創新表現的因素。研究發現公司規模與研發能力的傳統公司背景變項並非顯著的影響因素,反而是企業在國家型研究計畫的參與度為影響產學(industrial-university)跟產研(industrial-government research institute)合作的最重要因素,這與歐洲地區的研究結果不同,意謂著韓國的政府政策是促進產學研合作的重要因素。此外,研究發現企業與學術單位合作相當具有意義,主要因素在於企業可分擔研發的費用,並得以產生雙贏的效益。研究亦發現在控制可能的內生性(endogeneity)因素狀況下,創新型企業更能融入產學研合作的模式,這意謂產學研合作並無法擔保企業科技創新的成功,這跟公司研究計畫的方向或選擇有關,若進一步將研究樣本限定在創新型企業進行探究,則可發現產學研的合作成功主要是在產品的創新上,並非在銷量或是產能上。但持平而論,本研究固然發現產學研合作對創新型企業的銷量或產能的影響不顯著,但從該研究未考量長期資料的追蹤變化以及工業進步的變化性的限制上來看,無法排除是難以測量到研發創新所導致銷量或是產能潛在的長期效益,畢竟大多研究成果仍無法完全抹滅產業研發根本的重要性。因此,在政策導入產學研合作的前期,應該謹慎考量創新研究計畫內涵對三者(產、學、研)的實際影響與確切的績效評估,以免於合作計畫流於形式。最後,整合研究成果回應近年韓國產學合作所遇到的困難,研究建議韓國政府應透過其他的政策措施來善,例如:改變專利技術所有權與適當利益的共享規則,建立知識產業化的產學研專業人才在新技術勘探和預測、管理、諮詢和資金支持的合作架構等。

儘管各國在產學研合作上所遭遇的問題不太相同,但影響合作績效的因素卻大同小異,得端視各國所掌握的影響因素現況進行問題的評估,本文所介紹的韓國產學研合作機制案例為一種政府與財閥主導國家創新系統的強勢狀況,但學術單位與中小企業相對弱勢的狀況。知己知彼,以台灣的狀況而言,產學研的架構與韓國並無太大差別,但在三方合作演進的脈絡卻有不同,因此影響產學研合作的因素孰輕孰重? 值得相關學者後續探究與實務者的問題發掘。再者,產學研合作的計畫種類多樣化?是否不同類型合作計畫的影響因素有所不同,亦值得後續的研究與驗證。

資料來源:Eom B-Y and Lee K. (2010) Determinants of industry-academy linkages and, their impact on firm performance: the case of Korea as a latecomer in knowledge industrialization, Research Policy 39: 625-639.
資料整理:工研院產業學院 歐宗霖

2012全球就業趨勢報告:各國政府需於未來10年創造6億個工作機會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LO)2012全球就業趨勢報告指出,全球勞動力市場歷經連續三年經濟危機,就業形勢趨劣,全球失業人數至少有達2億人,今後10年需要創造6億個工作機會,才能吸收每年進入市場的4,000萬新勞動力。

根據報告指出,若2012年全球經濟成長率跌至2%以下,失業人數將激增達2億400萬名。若從樂觀立場來看,假設迅速解決歐債危機,全球失業人數將減少100萬名。整體而言,依目前的情勢估計,2016年失業總數將達到2億600萬名。
值得關切的是,全球的就業趨勢顯然不利於青年族群,且近期內要減緩這項衝擊並不太樂觀。2011年15歲至24歲的青年失業人數達7480萬,相較2007年增加了400萬人失業。根據數據顯示,全球青年失業率為成年人失業率之3倍。全球青年失業率為12.7%,仍舊高於金融危機發生前1個百分點。

該報告中顯示另一個挑戰為,降低工作貧窮(working poor)的進度緩慢。2011年,全球約30%的勞工(超過9億人)活在每日所得低於2美元之貧窮線下,在這些9億名工作貧窮者中,約有半數處於每日所得低於1.25美元的極度貧窮線 (extreme poverty line) 下。勞工組織總幹事Juan Somavia表示,在實體經濟中創造就業應當成為我們的第一要務。

這些工作貧窮者大多處於開發中國家,但經濟的有利條件將促使創造就業機會的比率高於勞動力成長的比率,進而支持國內需求,尤其在一些新興經濟體如拉丁美洲與遠東。儘管過去20年開發中國家與已開發國家間勞動力差距(the labour productivity gap)有縮小趨勢,但仍存在可觀差距:在2011年已開發國家每位勞工產出為72,900美元,但在開發中國家裡卻只有13,600美元。

報告認為,在就業問題及社會動盪影響,已開發國家的金融體系持續衰弱,減少全球投資,進而造成各國經濟及就業機會的負成長,要打破這個惡性循環,應積極恢復市場運作以創造工作機會。除此之外,強化國際間的交流及合作亦為關鍵,倘若出現區域性就業衰退,皆會連帶影響其他區域,透過國際合作可提升解決失業問題的成效。

報告中亦呼籲應透過目標性措施以支持就業成長,僅僅擴大公共政策並不足以促進持續性的復甦。政策主導者應採取果斷且協調的作法,消弭私人投資的恐懼與不確定性,藉此私營部門可成為重啟創造全球就業的引擎。在此需求不振的時間點,進一步地刺激至關重要,但必須透過永續性且不傷害公共財政的原則推進。總言之,呼籲各國應當以經濟成長、就業前景、鞏固財政為最高指導原則,且以具社會責任(socially responsible)的手法實踐之。

資料來源: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 Global Employment Trends 2012: Preventing a deeper jobs crisis, 24 January 2012.
資料整理:工研院產業學院 許寶月

研發服務產業環境初探

政府為了促進科技產業的持續發展,於2010年行政院會議通過並宣誓推動四大新興智慧型產業,包括雲端運算、智慧電動車、智慧綠建築及發明專利產業化,預計在未來六年內至少投入新台幣150億元來協助產業提升競爭優勢。其中發明專利產業化係指專利技術創造經濟利益的產業化過程中,必須結合相關專利或技術,或需要再進行後續研發,始可運用於開發(新)商品或(新)事業 。

綜觀研發服務業所提供的服務內容,主要包括了提供研發策略之規劃服務、提供專門技術之服務、提供研發成果運用之規劃服務 等,其具體的服務項目亦正是發明專利產業化過程中必須考量並執行的活動,因此,研發服務業在政府政策引導下將扮演更為積極、重要的角色。
以投入產出模型(Input-output Model)來看技術研發過程中可能涉及的策略評估與應用方案,可以更清楚知道研發服務業所提供的服務價值。當有某個技術需求產生時,首先需先針對市場潛力、技術可行性、智慧財產權保護效益、內部研發能量等基準進行評估,以決定採取自行研發抑或經由外部取得,此即為投入端(Input);接著在後續開發過程中(Process)所涉及的價值活動包括專利組合與佈局、智慧財產權評價、技術推廣與行銷、合作與授權談判、技術育成 等,這些活動的執行成效將深刻左右技術商品化的成敗;而在產出端(Output)上則為商品化的應用成果,例如技術授權、技術再應用、技術管理之諮詢服務、成立新創事業等,並由此產生新的技術需求,回饋(Feedback)給投入端進行新的技術評估工作,藉由這樣的正向循環機制能夠持續不斷地創造技術的附加價值。

經濟部工業局為了扶持技術服務機構的發展並建構公平競爭環境,積極鼓勵相關的研發服務業者申請技術服務能量之登錄 。能量登錄的項目分為智慧財產技術服務(IP類)及研究發展技術服務(RD類)兩大類,其中IP類又分成智慧財產管理(IP1,包括提供智慧財產分析、智慧財產布局、智慧財產取得、智慧財產侵權分析、建立智慧財產管理與運用制度等服務)、智慧財產加值(IP2,包括提供智慧財產獲利模式規劃、智慧財產行銷等服務)、智慧財產評價服務(IP3)及智慧財產法務(IP4)等服務項目;RD類分成研究服務(RD1)及研發技術(RD2,包括技術預測、投資評估、專用技術或軟硬體系統、商品化或量產化、創新或創業育成服務、設計、實驗模擬或檢測)等服務項目。目前通過工業局審查獲頒合格證書之機構已多達32家,在研發服務業者數量眾多的情況下,這些完成能量登陸之業者因具有相當程度的智慧財產服務或技術服務能量,對於尋求技術開發協助的企業而言,將是一個快速有效的選擇依據。

在技術發展快速導致生命週期不斷縮小的年代,提升技術附加價值與競爭優勢的關鍵除了不斷創新研發之外,尋求外部資源的協助與整合亦是企業考量經營成本與管理綜效上絕佳的策略選擇。然面對國際化市場上的強烈競爭,國內研發服務業多年來雖然也累積了許多優勢,但也必須審慎面對更為艱險的環境。這些產業內部的優勢(Strength)與劣勢(Weakness),及外部遭遇的機會(Opportunity)與威脅(Threat)包括:
1.優勢:國內教育環境培養許多優秀的技術人員,人才供給不虞匱乏,且學研機構具豐沛的研發能量,能將累積經驗擴散傳承予產業。

2.劣勢:研發服務業者擁有的資產均屬無形的智慧知識,不易呈現出明確的企業價值以吸引更多資金的投入,進而無法利用規模經濟效益促進企業的持續茁壯,加上目前的經營獲利狀況仍未如預期,難以吸引更多的有志青年奉獻所學。而在全球市場行銷的經驗累積上仍不足以提供需求者更全面性的技術服務。

3.機會:在要求快速提供創新產品的競爭環境驅使下,外部取得較內部自行研發更能滿足多數企業的發展需求,且國內企業以中小企業居多,研發服務業所提供的技術服務將扮演企業持續成長的輔助角色。近些年來中國大陸保護自主創新的意識高漲,但台灣在智慧財產的管理與實務運用上與中國大陸相較仍具有些許的優勢,是研發服務業進軍大陸市場絕佳的時機點。

4.威脅:技術服務需求者對於引進外部資源所可能造成的營業祕密洩漏風險仍存有疑慮,且在價值評估的理論架構尚未能取得大眾共識,進而導致企業融資或吸引創投基金的困難度上升,都是研發服務業亟待解決的議題。而國外許多技術服務機構也積極加入拓展台灣及中國大陸市場的競爭行列中,他們挾著豐富的國際行銷經驗及網絡關係,將對國內研發服務業產生重大的衝擊。

在蘋果公司與Android陣營的專利侵權訴訟官司持續不斷地上演,以及這段時間國際大廠為了累積談判籌碼而以屢創新高的金額爭搶購買專利之際,國際間對於技術及智慧財產權保護的重視程度只會與日俱增,面對全球性競爭的國內企業自然也不能置身事外,而此刻正是研發服務業者成為企業“擴充彈藥外抗強權”的忠實盟友,充分展現專業價值的表演舞台,若能在此關鍵時刻協助企業將創新能量匯聚成具有攻擊力的商業核彈頭,進而成為國家經濟發展的推升動力,無疑是研發服務業帶給產業界最大的貢獻。

資料來源:台灣大學產學合作中心專案經理 陳弘展

教育部101年先期試辦「發展典範科技大學計畫」

教育部為引導科技大學建構產業創新研發的環境,帶動產學合作人才培育及智慧財產加值的效益,並均衡高教與技職經費資源差距,於101年起將推動「發展典範科技大學計畫」,以發展具備「與一般大學明顯不同的實務特色」及「於人才培育及研發技術移轉皆與產業有緊密結合」的典範科技大學。本計畫於101年採先期試辦方式,將由教育部先行拔尖擇選數所科技大學補助經費,由學校結合自身背景條件優勢,配合產業需求及相關資源,建立全校整合型的人才培育及產學研發機制,藉以帶動及引導技專校院朝向以「產學人才培育、務實教學」為主的發展方向。

教育部表示,技職教育的核心價值為務實致用,在發展與定位上應與一般大學有別,而近年社會經濟產業結構的變遷,更突顯技職教育對於專業技術人才培育功能之重要性。因此,教育部推動「發展典範科技大學計畫」的目的,即在明確定位高等技職教育的發展重點為「人才培育」及「產學研發合作」,而計畫所追求之「典範」,並非單一化、一致性之發展標準,學校可朝屬於自身對相關產業人才培育及技術開發的特色多元發展,以進行長期性產學共同培育人才、專利研發布局及推廣,帶動人力及智財加值。

在計畫申請資格方面,由於101年採先期試辦方式,為加速典範科技大學的發展進程,必須從已具備良好辦學績效與產學合作基礎的科技大學中,拔尖作為發展典範的基礎。因此申請學校必須在檢視發展現況、辦學績效及特色,並明確自身對相關產業人才培育及技術發展的特色定位後,就學校特色選定擬推動的技術創新領域,聚焦於特定產業應用技術及人才需求,訂定4年期推動計畫,並根據發展目標就「人才培育」、「產學研發」及「制度調整」三大面向擬訂推動子計畫、分年績效指標與目標值。在「人才培育」方面,應包括提升學生就業力的具體作為,如系科調整、教師實務能力強化、學生實習、職業倫理培養及就業輔導等;在「產學研發」方面,應包括強化基礎技術扎根、研發布局、衍生智慧財產運用、實驗及結合業界共同開發等;在「制度調整」方面,則應包括改進教師評鑑及升等機制,強化實務面、建立產學合作架構,與特定企業建立人才培育及產學合作長期合作關係。

資料來源:教育部技術及職業教育司2012-01-30新聞稿(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