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30

以績效為導向的培訓評鑑

培訓的發源甚早,遠在人類史上出現正式教育體系之前,就因為先民們創新發明了工具與用品之後,需要教導其他人們如何妥善使用的方法,促使關切工具之有效利用的培訓活動,伴隨著人類文明的進展而日益多元化;當人類逐漸研發出日新又新的資源(如:武器、器具、機械、住屋、衣物、語言、文字、圖案、媒體等)以後,培訓更成為人類文明的必要成分之一(Steinmetz,1976)。從農業時代中,主要以一對一的、面授的工作中培訓(On-the-job training或sit-by-me training;King, 1964)進行的種種技能傳遞,至工藝產品商家的雇主與員工之間的技術傳遞(師傅教導徒弟如何打鐵及製造產品等),採納學徒制(apprenticeship)來進行培訓,及至英國瓦特之發明蒸汽機、造成各式各樣的工廠興起,新興的工作職能遠遠超過農業社會的生活內涵、造成資訊大爆炸的狀況,而待訓人數與培訓內涵的激增,也使得人們再也無法藉著小規模學徒制培訓方式來傳遞足夠的培訓,因而促成學校(schooling)教育體制的興起。而這也是教育的份量首次超越了培訓!

身歷其境的角色扮演訓練

  角色扮演(role playing) 角色扮演是一種情境模擬活動,根據被試者可能擔任的職務,編製一套與該職務實際根據相似的測試項目,將被試者安排在擬真的工作環境中,要求被試者處理可能出現的各種問題。

情境模擬在訓練之應用

  在人的認知過程中,環境或社會的情境脈絡(context)扮演著與知識本體、及學習者之間的「不可抽離」角色,人們在真實工作場合的複雜度(包含人際互動、公司文化及其他有關外在環境的重要影響因素),十分容易在教學過程中被忽略,導致學習者認知上無法遷移。

員工交換訓練計畫

想像一下,屬於競爭對手或分屬不同產業有無可能進行跨公司培訓? 美國8th Light與Obtiva軟體公司以及民生消費用品國際大廠P&G與Google,在2008-2009年就實行了這樣的員工交換訓練,直接送員工到其他組織學習,讓員工學習新的觀點、雙方截長補短又各學所需,可以有效提升培訓成效,以上這二個真實個案是如何進行培訓及成效為何? 請見以下說明:
美國兩間互為對手的軟體公司8th Light與Obtiva,於2009年進行員工交換訓練計畫:

師徒制導向的專門學校-英國利物浦表演藝術學院

  師徒制一直是職業養成教育中公認最為有效的方法之ㄧ,量少質精的培訓,透過朝夕相處的師徒歷程,充分傳授師傅手藝與工作態度或大師的隱性知識與技能,使學徒習得可以實際操作,進入職場立即上工的本事。在企業中,由公司內的資深人員帶路,也可學得學校中所缺乏的企業實戰經驗與運作文化,解決正式教育系統缺少業界師資所導致的空泛教學,因此國際各大企業皆一直有不同規模的企業大學、企業專門學校的傳統。在大學系統中,各國也有區別研究導向的學院與就業導向的專門學院,如美國的法律學院與醫學院,是為專業實踐力而辦的教育機制。除了企業,近年地方政府也有辦理專門學校的趨勢,不但可以有效解決失業問題,也可造就地方產業的特色,如日本京都傳統工藝大學校、英國利物浦表演藝術學院、義大利的布倫塔河製鞋學校等都是有名的例子。

全球練習公司網絡-培養企業經營及商業貿易的國際人才

  練習公司亦稱為虛擬公司(Virtual Firm)或訓練公司(Training Firm),練習公司存在目的是為養成受訓者的實務能力與經驗,多數的練習公司以培養企業經營及商業貿易相關技能的人才為主。

  練習公司源於70年代的「虛擬公司」(Scheinfirma)。「虛擬公司」只是模擬一般公司各部門的作業流程,讓商科的學生實際練習在職業學校中所學到的理論知識。當時由於資訊與通訊科技還不發達,「虛擬公司」多係附屬於職業教育與訓練機構之實習單位。而後隨著全球化的經貿競爭及資通訊網路發展,1997年歐盟練習公司協會(European Practice Enterprise Network, EUROPEN)成立(2007年改名為PEN-International),現有42個會員國,全球總計超過5500家練習公司。

新加坡跨國企業聯合訓練中心

新加坡受限於本身科技人才的缺乏,加上跨國企業的豐富資源,從1970年代因應產業發展需求,發展一套跨國企業共同訓練人員計畫的模式,透過政府與跨國企業成立聯合訓練中心。

英國醫療保健部門的創新平台

  當人類知識的學習程度要從進階跨到精熟之,需要大量的經驗,初階學習的目標在於掌握到該領域的內容及大方向,而進階學習常包含複雜的概念,且多屬結構較不明確(ill-structured),因此學習者必須深入了解其內容及原因,並在不同的場合中靈活的應用。

從產業需求出發 讓校園與職場無縫接軌

資料來源:UCAN計畫辦公室
屬性:廣告

近年來職場議題紛紛關注在新世代社會新鮮人的就業適應力與專業能力是否足夠等面向,從這些媒體報導與學校就業輔導單位的訪談中不難發現,現代的大專校院的畢業生,普遍習慣從網路獲得參考資訊,對工作價值與態度的看法,逐漸朝向「發展個人興趣」、「強調個人專長」以及「實現自我」等觀念。

世代對工作的觀念在改變,職場的就業趨勢何嘗不是?靜宜大學校友聯絡暨就業輔導室楊國娟主任指出:「單一專長已經無法保證就業,需要更多跨領域的知識與能力,才有可能脫穎而出,此外其他跨領域知識的培養也非常重要。」東吳大學學生事務處生涯發展中心游豔麗主任在過去輔導學生就業經驗中也發現,許多學生會很夢幻嚮往某種職業,但他們其實並不清楚這種職業具備哪些能力,也不了解自己是否能勝任?目前就讀於企管研究所碩士班二年級的陳冠瑾觀察身旁已經就業的同學,發現許多人一開始並不了解工作的內容,或者發現職場與自己的想法落差太大,結果找到工作卻三個月就離職,等於浪費時間。而她則是在學時接觸UCAN平台,不僅了解自己的專長,也從就業診斷的分析中,了解自己有待加強的職能領域,在畢業之前就利用時間考取證照,強化自己的就業優勢。

從產業需求出發 讓校園與職場無縫接軌
UCAN平台從產業需求出發,拉近教育與產業需求的距離,對學校或者學生的競爭力都是一項利多,中原大學資訊管理學系廖慶榮副教授表示,中原在UCAN平台發表之後,隨即邀請不同科系學生使用,職能與興趣的診斷準確度獲得學生相當正面的迴響,廖副教授認為,現代的學生對就業的不確定感,往往來自對職場的認識相當有限,工作領域與學校科目之間的聯結度太低,透過UCAN平台,學生不僅拿到職能診斷的建議,更能夠深入了解產業現場所需要的專業能力與明確工作內容。接受訪談的陳同學也認為UCAN平台最大的優點,在於做完測驗之後,除了了解自己的發展領域,同時平台也提供相關的的接觸途徑、職業介紹說明,協助社會新鮮人能夠深入認識不同工作領域的內容,而許多因她介紹而開始使用UCAN平台的同儕,也發現UCAN的確能發揮這方面的效益,進而快速找到自己熱愛的工作,投入職場生活。

配合學校就業輔導 提升教育競爭力
誠如社會大眾已經逐漸認知「學生的就業力就是學校的競爭力」,靜宜大學已經著手研擬將UCAN與學校就業輔導工作結合的可能性,對99年度入學的新生全面推動職能診斷計畫。校方配合UCAN平台,同時也提供「職涯導師」的諮詢服務;中原大學則是建立學生的E化履歷,納入中原人力網,直接與產業進行職業媒合的輔導服務;聖約翰科大顏主任更認為,職能的培養不是一蹴可及,需要階段性的養成計劃,並以系統化的架構逐步建立,UCAN平台透過學生所熟悉的網路介面,提供務實的測驗與諮詢服務,可以說是切合這個世代學生的需求;但是,逢甲大學職能發展中心彭德昭主任特別提醒,學生做完職能診斷之後,學校應該給予細緻完善的個人輔導,滿足其能力提的需求,才不會讓學生感到挫折

強化課程資源的聯結 有計畫建立職能架構
相對於一般大學,更注重專業領域分科發展的科技大學,也面對同樣的挑戰,科技大學的學生需要在有限的求學時間內,確認自己是否具備和職業實務現場接軌的知識與技術。聖約翰科技大學就是將UCAN平台與課程、校園活動等資源加以整合連結,讓學生一入學就建立E-portfolio(電子學習履歷),並且推廣任教老師在規劃課程大綱的時候,同時註明這項課程與哪些職能相關,社團活動也要求要對應相關的職能,比方團隊合作、溝通領導等等,這樣學生無論選課,或者參加社團,都會有一個明確的概念:「這與我未來的發展和所需要建立的專業能力相關」從而強化學生的學習動機。朝陽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系涂鈺城系主任則是分享系所運用UCAN的心得,他侃侃提到,雖然去年才接觸UCAN,裡面的東西已經可以讓我們不用再這麼辛苦!UCAN不但幫助學生釐清興趣為何、所學何用等困擾,亦幫助我們系所來解決該開什麼課程、該培養什麼樣的人才等難題,我們就是利用UCAN的紀錄,設計課程地圖、學生成績總體檢單,解決學生與系溝通上的困難。

教育部強調,就業力的養成不是一朝一夕,大專學生想要找到符合興趣與志向的工作,不僅需要長期培養專業能力,也需要持續不斷地透過職能測驗與諮詢,補強學習的缺口,UCAN大專職能就業平台,無疑在校園教育與職場之間,搭起一座更為便捷快速的橋樑!

全球250大ICT公司,台灣總數排名世界第3, 展現創新研發能量

資料來源:經建會2011-03-02新聞稿
屬性:廣告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於去(2010)年12月發表「2010年資訊技術展望(Information Technology Outlook 2010)」報告,指出全球250大資訊通信技術公司(Top 250 ICT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firms)(以2009年營業額計),OECD指出2009年,250大ICT公司研發支出總額為1,474.6億美元,相較2000年的1035.0億美元,年成長率為4.0%,顯示ICT業者創新研發成為驅動網路經濟成長的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