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9

怎樣的高教總體計畫才有助人才培育

(2018)11819日在台南舉辦的全國大專校院校長會議,請來美國加州州立大學(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CSU)系統總校長專題演講,演講中提及加州高等教育總體計畫(Master Plan for Higher Education in California,以下簡稱加州Master Plan)。於是,與會校長在和總統座談中建議:20034月行政院高等教育宏觀規劃委員會提出的《高等教育宏觀規劃報告書》已許久,宜跨部會再做高等教育宏觀規畫以利高教發展。總統回應將請行政院研處。大學校院的首要任務在培育人才,怎樣的高教總體計畫才有助人才培育?加州Master Plan本身就有許多可供我們借鑑之處。


加州Master Plan將公立大學校院布建在能做建設性競爭與合作的諧和系統中


加州在1960年採行並有後續修訂的Master Plan,曾被高教名著之一《大學之用途》(The Uses of the University)的作者Clark Kerr讚譽為「......這是歷史上美國各州或是世界各國,第一次做出這樣的承諾州或國承諾為每個高中畢業生或其他合格者準備好進修的場所。」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UC)總校長室和加州立法分析人員辦公室(Legislative Analyst's Office LAO)的文件指出加州Master Plan至少有下列特色:

1.     分成三個系統區分大專教育功能,各有治理的理事會

將公立大專教育分為UCCSU和加州社區學院(California Community College, CCC)三個系統:(1)UC系統是主要學術研究機構,並提供大學部、研究所和專業教育。UC擁有公立高教中博士學位和法律、醫學、牙醫與獸醫教學的專屬管轄權。(2)CSU系統的主要任務在提供大學部和碩士班(含專業與師資教育)的研究所教育。教師研究需對準主要的教學功能。CSU可授予教育領導的教育博士學位或與UC或獨立研究機構合辦其他博士班。(3)CCC系統的主要任務在提供從年輕人和年長者大學部前兩年的學術和職業教學,也提供補救教學、以英語為第二語言(ESL)課程、成人非學分教學、社區服務課程和勞動力訓練服務。治理UCCSUCCC的理事會分別是UC RegentsBoard of TrusteesBoard of Governors for the Community Colleges

2.     按照教育功能招收不同學能層學生,並賦予社區學院轉銜功能

確立三種校院招生的準則如下:(1)UC從高中畢業班學能前1/812.5%)的學生中選才。(2) CSU從高中畢業班學能前1/333.3%)的學生中選才。(3)CCC招收任何可從其教學中受益的學生。UCCSU低年級(大一、二)和高年級(大三、四)學生人數比例訂為40:60,以提供社區學院學生轉銜機會。亦即,UCCSU每招收兩名大一新生,至少需招收一名社區學院轉銜生進大三。

3.     保證加州居民均可入學,且有助學方案協助學生就學

所有加州學能在全州高中畢業班前1/81/3的居民只要按時申請,都能分別被安置在UCCSU系統中,儘管校區或主修不一定是申請者的首選。UCCSU學生一開始是免學費,只需繳交住宿、停車和娛樂設施等雜費,但從1980年代起開始收取學費用,但學生獎助學金會伴隨學費調漲而大增。此外,州政府有名為Cal Grant program的助學金方案,協助經濟弱勢但成績好的學生就讀UCCSUCCC或其他獨立大學校院,這個方案的最大額度會核給就讀獨立大學校院者,如此可局部紓解對公立大學校院的需求。

4.     有高等教育協調及立法機構居中協調,使計畫得以落實和與時俱進

有加州大專教育審議會(California Postsecondary Education Commission, CPEC)定期更新Master Plan和協調三大系統中的新設校區和系科。自1970年代以來,每十年一次的重要立法檢視則由立法機關(偶爾由傑出人士組成的藍帶委員會)進行。

由於有上述特色,已將近60歲的加州Master Plan被廣泛讚譽為已成功地將公立大學校院布建在能做建設性競爭與合作的諧和系統中。2010Hans Johnson在其由加州公共政策研究所(Public Policy Institute of California, PPIC) 出版的報告指出,放眼2025年加州高教有政府預算短缺和大學生供不應求兩大問題,因而建議除了應寬籌經費外,該進行下列Master Plan要項的調整以彌平供不應求的學用落差:(1)逐步放寬UCCSU的入學學能範圍(UC從前12.5%調到15%CSU從前33.3%調到40%)(2)擴大且明定UCCSU招收社區學院轉銜生的目標;(3)增訂著重成果(如學生畢業率)的政策。這些建議也意味Master Plan除了與時俱進,還可能歷久彌新。


加州Master Plan可供我國高教總體計畫借鑑,制定出可長可久的優質高教政策


加州Master Plan是鋪陳加州高教政策的關鍵文件,可供我國高教總體計畫借鑑的不只政策還有策略、不只目的還有手段。例如,加州UCCSUCCC系統在Master Plan指導下,學區數和學生數依序呈現低、中、高的三角形結構,但學生須繳交的學雜費和教師對學術研究的負荷則依序呈現高、中、低的倒三角形結構,以反映社會對實務人才的高度需求,並以甚低的學雜費鼓勵民眾就讀CCC,成為加州需及時培育出來的實務人才。因而,我國的高教總體計畫可借鑑的要素或工作至少如下:

1.     需制定出可與時俱進和永續發展的政策

我國的高教總體計畫需如加州Master Plan一般,既能高瞻遠矚又能使人信服,既能與時俱進又能歷久彌新;因而其人員參與很需要各界傑出人士的卓見,更需要高教專業人士的策畫。

2.     需將公私立大專校院和社區大學都納入範圍

加州Master Plan以公立大專校院為主要對象,但我國私立大專校院學校數和學生數的占比遠高於加州,且私校屬性較像準公校而非獨立校,又該賦予社區大學發揮更多功能的機會;因此,宜將公私立大專校院和社區大學都納入範圍。

3.     需考慮機構、學雜費和教師職責的差異化

加州Master PlanUCCSUCCC系統教育功能、學雜費和教師職責等都差異化(CSUCCC教師的教學負荷比UC高,CCC教師採單一級)的政策和策略,有待我國適切參採,並使需及時因應需求的實務人才教育或訓練有最多的公共資源挹注。

4.     需有必要的協商和入法程序

加州Master Plan的立法通過和後續修訂是經過綿密的協商而成,且其中的重要政策均已入法;我國高等總體計畫宜借鑑其協商和立法歷程。


作者:李隆盛   中臺科技大學校長/國立聯合大學前校長/高教評鑑中心前執行長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部立場)


CASE計畫:英國的高階產學合作育才政策

自1980年代開始,歐美各國便已著手進行連結產業界與學術界兩方資源,以進行高階研發人才培育的產學合作模式,其中著名的代表方案,除了有丹麥的產業博士(Industrial PhD)學位授予外,英國「科學與工程合作獎勵」(Industrial Cooperative Awards in Science and Engineering;CASE)計畫(以下簡稱CASE計畫)也是箇中翹楚。

政策目的與策略

CASE計畫是英國1980年代初就發展起來的產學合作政策,其目的是鼓勵博士生從事與產業相關的研究專案和項目,具體施行的策略模式便是由英國的學術界(主要是國內的各研究學會)和產業界(已跟各研究學會擁有贊助關係的公司或企業為主)共同擔負計畫施行和人才培育的經費,確保研究專案擁有充裕的資金而順利進行,同時也使參與其中的博士生獲得專業知識和實務經驗,除了對往後的就業有所幫助外,合作的企業也能從中獲得研究成果,進而促進產業發展與創新,無論是對學術界還是產業界來說,皆有助益。

實行的產業範圍

CASE計畫實行的產業範圍,主要以工程、物理、生物科技/醫學等相關延伸之科學項目為主,如「工程與物理科學研究學會」(Engineering and Physical Sciences Research Council;EPSRC)、「科學技術與設備研究學會」(Science and Technology Facilities Council;STFC)、「英國醫學研究理事會」(Medical Research Council;MRC)等,均是英國國內實行CASE計畫的代表機構。

施行辦法與亮點範例

誠如前述,CASE計畫所欲達到的策略和目的,就是要學術界與產業界兩方共同進行高階研發人才的培育,以促進產業發展和創新,故其具體的施行辦法,便是由平時與研究學會有贊助或捐贈關係的公司/企業設立一個研究專案或項目;其後,再選擇一個研究機構或大學簽署合作協定,一旦合作協定簽署完成並達成共識後,就可開始招收或由所屬研究學會分配適合的博士生進行專案的研究;在整個研究進行的過程中,所有研究經費由研究學會提供,但設立研究專案的公司必須為該研究項目提供至少三分之一的額外經費供學生使用;再者,由於受培育的博士生於在學或研究執行期間也需前往企業工作一段時間,故企業必須提供學生住宿地點,以達學術界與產業界共同監督和聯合研發的目的。

依循前述的模式與施行辦法,英國各研究學會若是資金充裕者,大抵皆會與其贊助商合作,招收CASE計畫的學生,其中較具代表性的亮點範例,當屬「EPSRC」,即「工程與物理科學研究學會」(Engineering and Physical Sciences Research Council)。該學會依循CASE計畫的施行辦法,由學會贊助商設立研究專案或項目(因學會研究領域之故,所設立的研究項目內容需符合工程或物理科學的範疇);其後,再擇定合作的研究機構/大學,一旦確認合作單位並簽署協議後,便需向EPSRC進行通知,EPSRC便會依據各贊助商過去三年內對學會贊助捐款的財政狀況,為公司分配學生,並提供4年的獎學金(學生之學歷多為博士生或同等學歷者,以英國當地或設籍英國的學生為優先分配對象);在領有獎學金的4年內,學生需前往企業進行工作與學習至少「三個月」(當然也可以更長),在此期間,所有的生活費與住宿,均由企業承擔和安排;同時企業也會再提供一筆額外經費,以確保研究專案的資金使用無虞,學生便在該段時期獲得具體的實務與專業技能,另一方面,也算是提前熟悉和瞭解職場的環境跟狀況;最後,待研究專案結束,研究項目之成果歸於贊助商,研究學會則以此獲得更多的贊助收益與創新研究項目,擴大其影響力。

計畫推行之得失

CASE計畫的施行的最主要特色,便是透過非官方的組織及機構介入並主導整個產學合作的過程和內容。此種計畫模式的益處在於,由熟悉國內產業環境與地方經濟發展狀況的企業或公司行號設立研發專案,因此在很大的程度上避免了產學落差的情形出現;其次,由於研究經費以及獎學金不虞匱乏,所以無論是對被培育的博士生還是所屬的研究機構/大學而言,均可專心進行實務技術/技能之研發和創新,所產出的成果自是更貼近與合乎企業需求。

然而,凡事有利即有弊,CASE計畫的施行,使得英國學術界與產業界之間的落差縮短,更甚者,促使研究機構成為地方產業發展與創新的中心,但與之相對的,就是產業應用研究與大學基礎研究之間的競爭和平衡問題。在英國,大學的課程設計大抵皆以基礎或一般學科研究為主,但與產業相關的研究則偏向實務或技術類,故在研究人才的尋找與培育上,便可能發生找不到適合進行研究項目學生的狀況;再者,若因CASE計畫之故,產業界與學術界兩邊配合得好,大學成為產業創新與發展的重要場所,那麼大學原有的基礎與一般學科課程又該如何安排,才有可能達到平衡?兩者之間所延伸的問題又該如何處理?最後,過度重視產業發展,大學便容易成為另一種形式的職業培育機構,長此以往,便會失去大學原有的本質意義與通識教育特色,進而成為另一種阻礙國家發展的隱憂,凡此種種,即是CASE計畫在推行之時所會面臨與產生的困境跟問題。

作者:莊雅惠 / 中臺科技大學專案計畫助理

延伸閱讀 :
  1. 張元杰、陳明惠、楊宜興(200)<促進產學合作政策工具---英、美與台之跨國性比較研究>,《2002年經濟部技術處學界科專非技術類學術研討會論文集》。中華經濟研究院:臺北。
  2. <產學合作博士培育策略,活絡高階人力資源運用> 
  3. <Introduction to industrial CASE>
  4. <Industrial CASE Studentships>

歐洲產業博士計畫

因應全球化趨勢及創新經濟發展,如何提升軟實力,端出一套完善人才培育政策已成為世界各國提高國家競爭力的策略之一。而近來,我國國發會研究指出,國內將學術知識轉換為產業創新研發能力匱乏,高階人才無法與產業實際需求連結,進行產學合作,建議應效法歐美引導人才進入業界。本篇介紹歐盟執行委員會參考丹麥引進高階人才的策略,規劃推行「歐洲產業博士計畫」(European Industrial Doctorates;EID)。

政策目的

歐盟執委會長期對於歐盟高階人才流動的議題進行政策評估與研究,目的不外乎是為維持歐盟各國經濟競爭實力。面對當前和未來的挑戰,積極培養新一代創意、創新的研究人員,將知識和想法轉化為產品和服務,以發展歐盟區域經濟和達成社會效益。

2011年歐洲議會通過歐盟執委會提案,同意資助20億歐元,效仿丹麥1970年推行迄今、國際公認的產業博士學位機制,自2012年實施歐洲產業博士計畫(European Industrial Doctorates;EID),規劃各國博士生在取得學位之前,可受雇於私人企業,將時間一半分配給企業,一半留在學校,以提升高階人才(博士生)的就業能力。

該計畫詳細要求28個歐盟會員國或合作鄰近國家機構,共同致力於提供博士候選人特定的研究主題,由博士生提出產學共同指導之培訓計畫以獲得博士學位。申請計畫中,至少有兩個位於不同歐盟境內或鄰近國的學術機構或企業共同合作;且受指導之博士生至少有50 %時間留在企業進行研究工作。

策略做法

介紹歐洲產業博士計畫(EID)之前,首先必須提到Horizon 2020。Horizon 2020 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開放式創新科技平台,歐盟執委會集資786億歐元,起訖年度從2014年到2020年,是一個多邊國際合作的科研架構,申請計畫至少包含2至3個歐盟成員國,並且鼓勵第三方國家(如日本、台灣或韓國)或鄰近國的參與,冀望將全世界偉大想法與創意,從研究實驗室連結至市場,帶來更多突破與創新,提升歐盟區域整體競爭力。

Horizon 2020架構的策略推動重點是卓越科研人才培育(Excellent Science)-「新居禮夫人人才培育計畫(Marie Sklodowska-Curie Action;MSCA)」。其宗旨在培育不同階段及各領域的研究人員與研究生,除著重研究外,也加強與產業界鏈結互動,促進學術及業界之間的合作交流機會。

自2014年起歐洲產業博士計畫(EID)併入「新居禮夫人人才培育計畫(MSCA)」子方案的創新培訓網絡(Innovative Training Network;ITN)。另外兩計畫(詳見圖一)分別為歐洲合作培訓網絡(European Training Networks;ETN)和歐洲聯合博士計畫(European Joint Doctorates;EJD)。

圖一;新居禮夫人人才培育計畫說明簡報;
圖片來源: http://ec.europa.eu/programmes/horizon2020/en/h2020-section/marie-sk%C5%82odowska-curie-actions

歐盟邀請企業主動提出需求,與學術單位(如大學、研究機構等)共同培育博士,該方案以博士候選人為主要對象,要求參與計畫者必須有一半以上的時間深入企業工作及研究,其薪資及培訓經費由歐盟全數支應。歐盟則依研究人員的類型,提供最高2年或3年的資助(總計不得超過4年),申請人可來自世界各地,申請攻讀博士學位或進行博士後研究皆可,必備條件是要到其他國家進行移地實務研究。

以創新為導向,透過各大學、研究機構、研究基礎設施、企業、中小型企業和其他來自不同國家、其他社會經濟行為者的合作,支持歐洲產業博士計畫。

多方受益
  1. 企業:爭取跨國優秀人才,同時將學術研發能量直接引入;
  2. 學術單位:透過博士候選人進入企業工作,與企業建立合作培育機制及長期合作關係; 
  3. 高階人才(博士生):透過企業工作過程強化就業能力,增加市場價值;
  4. 歐盟經濟體:促進跨國高階人才(含博士生、學術單位及企業資源)的區域移動,能帶動歐盟經濟體的整體發展。
綜觀前述歐洲高階產學合作育才政策,可做為我國育才政策之推行借鏡。我國科技部去年開始也研擬相關攬才、育才策略,以開放的態度、產學合作為導向,期望在政府政策的支持下加強產學合作之基礎建設,鼓勵人才流動,讓大學與產業在教學、研究等方面進行交流與合作,強化知識的創新、擴散與流通,藉以增強我國科研創新能量,厚植國本,以提升國家的經濟實力。

作者:徐珊 / 歐洲政策研究者

延伸閱讀:
  1. 歐盟Horizon 2020官方網站 
  2. 歐盟Horizon 2020架構說明,國家實驗研究院國際事務處,2017年1月11日
  3. 新居禮夫人人才培育計畫說明

德國:Software Campus獎助方案 打造未來IT專業經理人

2017年6月德國舉辦第一屆的國家數位高峰會(前身為國家IT高峰會),會議上由聯邦教育研究部部長及重要相關領域的產學研代表共同宣布,自2011年起啟動的產學研共育德國未來IT專業經理人的「育成中心」計畫-Software Campus,正式邁入第二個六年期的獎助期程。

該項未來IT引領人才育成計畫,源起於2010年時的第五屆全德IT高峰會議,當時與會的產官學研代表皆認同:IT科技不僅是德國產業創新的驅動引擎、亦會是決定其國家未來競爭力的關鍵,因此德國IT產業需要可以推動創新及主導相關科技知識移轉至產業的專業引領人才。

也因此,在隔年、2011年第六屆國家IT高峰會議中由聯邦總理梅克爾親自宣布、啟動由產學研及聯邦政府共同提出的Software Campus獎助方案,其目的在鼓勵新生代人才的發展潛力、並培育具有卓越IT專業背景知識的新生代產業引領人才。

Software Campus鼓勵博士生參與競賽提案、落實自己提出創新想法的IT微型研究計畫,計畫執行期間將由來自學界(含研)的研究學者及IT業界的經驗豐富經理人(業界良師Mentor制度)共同給予個別指導,計畫所需之研究落實經費由聯邦教育研究部出資,目前加入Software Campus的產學研合作夥伴共有20個,其中的產業夥伴更包括了來自中國大陸的華為(Huawei)。

其標榜以新式產學研共育人才方式、結合卓越研究與管理實務知識的方案核心五大支柱,分別為:

1. IT研究計畫

方案每年至多選出100個提案計畫,獲選之研究計畫申請者(博士生)可取得最長二年、最高10萬歐元的獎助經費,落實自己的IT研究計畫:在研究期程中、博士生將在產學研合作夥伴的協助支援下,學習獨立完成從計畫規劃、經費申請、團隊協調的管理工作到研究計畫落實。在計畫執行過程中、「由做中學」實地去實踐學習,而這樣的制度也是Software Campus培養IT引領人才重要職能計畫中的創新核心項目。

2. 引領人才培育訓練

Software Campus提供不同的模組化培育課程,培訓人才發展其引領、方法、社會與自我能力,以2016年由產業合作夥伴提供的課程為例,包括Siemens專為工程師及非經濟專業者開設理解商業模式的「Business meets Technology」課程、德國郵政DHL集團設計可學習結構化與專業化提出解決方案能力的決策技術課程、亦或是Robert Bosch提出讓學習者學習未來前瞻思考方法的情境技術「情境規劃基礎」課程等。

3. 導師引導

參與Software Campus的博士生在二年計畫執行過程中,可透過業界夥伴導師的豐富主管經驗特質分享與引導,了解IT主管人才的工作型態與日常、並發展出自己的獨特引領能力。特別是從產業頂尖決策者身上可以學到像是策略發展、技術、創新與專利管理或員工管理等能力。此外,來自學研合作夥伴的學者專家,亦會提供專業學術領域的知識支援。

4. 實務經驗

透過產學研專家及業師的引導支援,博士生可以找到審視自己研究計畫的應用觀點,且能在企業中擴展自己原有、或新增的合作網脈;這些加總起來皆可讓參與者在其計畫落實過程中、找到自己個人與職業發展的全新觀點。

5. 社會網脈

獲選參與Software Campus的博士生等同於馬上進入了一個由未來IT引領人才及IT企業創業家與主管、以及學研頂尖專家學者組成的社會網脈,且藉由方案規劃的專業課程、每年由政府舉辦的二次共同大型活動當中,參與者更可深化建置自己的社會網脈。

Software Campus計畫申請者並不限國籍,只要是就讀德國大學的博士生(或已完成碩士學業者)皆可提出申請,但參加Software Campus各項活動使用語言皆為德語。申請者必須在申請日期前提出計畫構想書,經過專家第一階段評選後,邀請入圍提案者參加第二階段複試決選研討會。在為期3-4天的研討會活動中、入圍者可以對其構想進行簡報說明,最後再由產學研代表組成的評審小組作出決選名單。

該項由產官學研攜手、公私協力打造德國未來專業IT經理人的育成計畫,除了要為德國的IT產業培育新生代人才外,更希望藉此讓德國成為IT科技發展的全球重鎮。

作者:王寶苑 / 工研院產經中心(IEK)政策組研究員

日本開放式創新之產學合作

為了建構催生前瞻性知識密集型產業的大學及國立研發法人合作平台,日本政府計畫於2025年擴大民間對國立研發法人及大學的投資增長三倍,並制定「強化產官學共同研究指南」,增強大學的研究、技術基盤等創新創造能力,並帶動民間投資。在此背景下,日本政府於2017年舉辦為期半年的開放式創新共創會議,邀集專家討論並深入分析產官學合作阻礙因素,探索具體解決方案,並將成果出版結論報告。未來日本政府將依據此報告,盡速推動必要的法令修訂以及預算方案。

日本達成開放式創新主要阻礙因素與改革推動方案

(一) 主要阻礙因素

分析日本學研單位擴大與企業合作夥伴關係的主要阻礙因素為,大學及公立研究機構的產學合作成果無法轉換為大學、公立研究機構的實質組織效益,例如學研機構未能申請適足經費,對新創企業提供協助後的報酬回饋額度限制等。此外,尚有中央單位管理功能不彰,以致於校務管理階層未能發揮領導能力,也存在資源分配權限問題,造成大學及公立研究機構的資產運用的限制。另一方面,對企業而言的阻礙因素為不易獲悉大學的研究內容及先期技術發展情形,學研的管理機制仍欠缺完善,例如研究主題缺乏前瞻性,對企業的產業化情境規劃及提案能力的說服性,以及實際合作後的管理彈性不足,皆形成財務及智財管理的阻礙。

(二) 推動改革方案
  1. 創建開放式創新研究機構,完善大型共同研究的統籌管理體制,深入參與共構企業商業策略。
  2. 擴大學研的產學合作民營收入,藉以強化獲利能力,以及整備財務基盤,擴大經營團隊的裁量權。主要透過研議放寬國立大學、公立研究機構取得新創企業股權的彈性模式及持有期間;研議完善國立研發法人對新創企業的出資後資產運用的規定。
  3. 立足產業化觀點,提升研究成果的品質以及培育創新人才

日本期望透過上述的改革,協助產官學合作以強化大學的財務營運能力,整建擴大經營團隊妥適發揮裁量權的環境,尋求學研發揮改進管理體制的靈活想法。

培育創新人才推動作法

歸納日本培育創新人才阻礙因素為密切參與產學共同研究的人才培育(特別是博士人才)數量不足,以及培育具備國際觀的新事業創造跟展開的人才相關機制的失能。相關改革方案詳述如下:

(一) 產學共同培育協助創造新興產業所需博士人才

日本科學技術振興機構於2016起啟動「產學共創平台共同研究推動計畫(OPERA)」,建立新興產業的研發及人才培育功能平台,承繼此計畫之成果,2018年度起規劃旨以帶動社會創新,培育博士人才為主的「卓越研究所計畫」,集結日本國內外的優秀年輕人才,給予全球頂尖水準的教育及研究能力培養的支援方案,與多個大學、民間企業、國立研發法人,海外頂尖大學合作整合推動。

此計畫主要策略為培育新興領域研發之明日之星,在企業的協助下,活用前瞻研發現場的技術性課題及實驗數據,對博士課程學生進行教育。今後將透過OPERA計畫等措施,整備共同研究體系,以作為高階人才孕育苗圃,其方法如下:
  1. 共同研究主題領域的劃分方式為,預先設定競爭領域與非競爭領域,如博士生投入非競爭領域的共同研究視為延續正規學程,並在共同研究計畫明確記載學生論文發表等可行性,同時在企業與大學的共同研究契約規定學生的營業秘密及職務發明的管理規範。
  2. 參加OPERA計畫的企業可率先採用欲爭取的學生 其後依據學生的需求,協助規劃博士學程,並獎勵企業的碩士級人才在一定的期程內以取得博士學位為目標,派遣至學校研究所。透過此些推動措施,促進含人才培育方案在內的產學緊密合作。有效推動新興領域的博士級人才培育,並在其後於日本各地構建善用共同研究的教育學程。

(二) 創建公私協力的創業人才海外研修支援計畫

此計畫目的為加強培育具備國際觀的新創企業家,讓民間團體、企業及新創衍生成果績優大學等合作建立以學生及年輕科研人員為對象,融合海外大學的移地研修及創業挑戰等連貫性支援體制。具體作法為,協助具有強烈創業意願的學生參加海外名校的輔導學程,同時訪查日本國內企業等,藉以掌握企業需求並增進雙邊印象。最終是在民間經費的援助下,建立厚植拓展全球商業市場能量之海外研修制度。此計畫參加者在計畫結束以後,持續接受來自新創衍生成果績優大學的挹注,以及新創孵化器提供之活動場域資源,並與其他計畫所培育及支援創業人才合作共建新創人才支援社群。例如納入文科省所推動之「公私協力海外留學支援制度援助留學經驗的創業人才,建構日本全國創業人才培育網路。

除上述事項之外,在開放式創新共創會議的討論也指出下列事項的重要性,今後文部科學省將深化研議衍生挑戰及具體應對方案,內容摘要如下:
  1. 共聘制度有助深化產官學部門的人才流動性 人事管理評估及津貼等賦予動機的同時,並善加利用。但業界跟大學之間的共聘制度的普及、大學研究人員的關心事項、及企業需求契合存在困難,就業管理也存在不同差異等問題點存在。依據這些情形,產業界及大學持續深化研議共聘制度的樣態,將結果反映至指南。
  2. 形成新創企業經營人選的人才庫 為推動創造大學衍生新創企業,即使大學有具備潛力的先期技術,因經營人選不足的關係,而未能順利衍生新創,需透過產學合作形成新創經營者的人才庫,並銜接至積極培育新創的大學等施政方案,需與相關活動企業合作執行。

作者:張峻菁 / 工研院產經中心(IEK)副研究員

延伸閱讀:
  1. 日本開放式創新白皮書(初版)

日本:「共育型實習」產學合作培育策略

首要課題:如何留才和育才

2014年日本經濟產業省為推動「共育型實習」進行相關調查研究,針對「企業的經營課題」進行訪調,結果多數企業的經營者皆表示認可最重要的經營課題為「新進人才的確保及育成」。尤其對中型企業(301~999人)、中小企業(300人以下)來說,如何找到同時符合公司業務需求和企業文化的年輕優秀人才,錄用對方後又該如何培育,都是個難題。面對國內及全球市場的不斷變化及競爭,持續的創新及學習勢在必行,不僅個人需要追求自我成長,企業在此洪流中亦不能例外。

為因應產業結構和就業結構的迅速變化,與社會接軌的大學階段職業教育便顯得最為關鍵,2013年由經濟產業省與文部科學省(教育部)開始共同推動的「共育型實習」,目的即在透過產學合作制度,培養大學新鮮人的「職場即戰力」。共育型實習生的短期身分為僅有數日就業體驗的「職業理解型」,而後是半年或一年期的「事業參與型」與「任務協作型」。企業若要以如同「二次創業」的態度,進行公司內部的創新與改革,吸納對企業文化和事務有所了解及認同、又同時具有創新思維的員工,將能產生相當的助益,而「事業參與型」與「任務協作型」的實習生即十分符合這些需求。

舉例來說,在日本擁有460家門市、員工超過2,200人的汽車經銷商加里巴國際公司,該公司的員工平均年齡約為33歲。其代表董事羽鳥兼市即認為應該讓年輕人才勇於任事,表示:「如果沒有年輕人的幫助,公司就不能成長。現在公司的榮景是由年輕人的成功組成的。『青年力』可說是決定了公司的未來。」因此對於開發新販賣通路、發想創新企劃、以至實際的營運,都會讓充滿熱情的20歲世代年輕人擔任該項目的負責人,藉此累積實務經驗,而且不以年資評價其工作績效。這是在日本傳統式的階層管理制度中看不到的。此外,向員工展現未來的目標與管理理念也是不可或缺的,如果員工體認到自己將擔負一個全新的未來願景,自然就能發揮出青年的活力及創造力。

生產工業用泵的本多機工公司,則大量採用來自九州各大學的海外留學生,包含印度、韓國、泰國、中國等11個國家,龍造寺健介社長表示此為公司戰略的一部分,這些海外人才擁有很高的挑戰意願和外國人特有的創造力。他們加入公司後,其就業意識和社會常識受到激發,同時也帶動公司內部振興及企業文化的變革。本多機工培養了許多將日本專業技術帶回母國、並在當地開設代理公司的海外人才,拓展了海外企業的版圖。慶應義塾大學政策‧媒體研究科的高橋俊介教授指出:「雖有些人抱持著『大學教育不是為了企業』的看法,但這是對於職業教育的誤解。既然學生必定要走入社會,在此之前就必須做好充足的準備,而共育型實習就是職業教育的其中一個支柱。」在這樣的產學合作模式中,學校也必須同步調整課程模式以因應社會的需求變化,為日本的人才培育付出努力。

實踐方法:確立目標與程序、活用協調機制及學校資源

當年度實施的「共育型實習的實施目標與滿意度」調查(見表1),「提升對公司的認知度和理解度/培養出親近感」(67.2%)滿意度為最高,此外「社會貢獻」(62.2%)、「培育領導者」(62.5%)、「活化職場環境」(63.3%)、「加強在地合作」(63.3%)等目標的滿意度也都相當高;「招募新鮮人活動的一環/招募管道之一」(44.4%)其滿意度則不如預期。


日本關於「internship」(實習)一詞的討論已逾20年,對於企業和個人的影響,已累積不少成功的案例,卻仍未能論及體制建立及展現具體成果。日本社會企業人才培訓組織ETIC(Entrepreneurial Training for Innovative Communities)的經理伊藤淳司指出:「共育型實習是為了學生做的事,這是最大的誤解,應該優先顧及自己公司的利益。」共育型實習的目的並非在為教育做出貢獻,而是打造一個更理想的就業環境。ETIC的代表理事宮城治男認為,企業應設立一套和學生間的溝通協調程序,在面試學生時,按照雙方的期待調整實習的內容。對許多企業來說,招募實習生需負擔的額外人事及其他成本支出,如交通費、本薪、實習生保險等,一直是相當重要且具有爭議的問題,若能經過協調程序且建立範例,將能解決許多爭端。

值得一提的是,高知大學於2015年4月設置「地區合作」學部,和地方企業進行產學合作,培養在地人才。早在新學部成立之前,高知大學曾推行「建立人際關係的企業實習(SBI)」、「長期社會合作的企業實習(CBI)」的實習模式,SBI為3人一組的3週短期實習,目的在於職場體驗;CBI則是進入首都圈的企業進行為期半年的實習工作,且該實習經驗獲得公司承認。未來若大學院校能與當地企業密切合作,以簽署合同的方式確保實習生與企業雙方的權益,將能建立更安心的職場環境。

未來願景:打造人與企業能共同成長的新場域

迄今,日本政府仍持續推動共育型實習模式,期以建立創新而有活力的職場環境,且提升國內學生之就業競爭力。此外,文部科學省於2015年8月進行關於日本大學院校承認企業實習學分的調查,以776所大學、346所短期大學、57所高專為實施對象。2014年度已有多達556所大學認可學生前往一般民間企業的實習活動為正式學分(72.9%),比例首次超過7成;而有參與企業實習的學校,多達740所大學(95.4%)。文部科學省認為實習機會能激發學生的學習欲望,更可藉此機會思考未來,並由實習經驗中自我成長。因此為推廣大學對企業實習的參與及學分的承認,而製作「企業實習手冊」,內容為實施企業實習時的注意事項以及體制組成的實例。對於今後將進入大學的多數學生而言,企業實習可說是職業訓練中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環。

作者:潘姵儒 / 自由文字工作者

延伸閱讀:
  1. (最新)文部科學省「關於推動實習之具體效果、可行性之調査研究」(調査研究期間:平成28年) 
  2. 平成26年度「職場體驗及實習實施狀況等調查

科研博士跨界變身產業研發人才

過去我國博士級人才培育模式著重於學術論文發表,導致博士級人才投入就業市場,過渡集中於大學校院教職或博士後研究。根據科技部調查,過去僅有18%博士級人才進入產業就業,其餘81%是進入學研單位從事學術研究,其比例遠高於先進國家2倍。

為充分運用高階人才,強化我國產業前瞻技術研發能量,科技部於106年啟動「重點產業高階人才培訓與就業計畫」(Rebuild After PhDs’ Industrial Skill and Expertise,簡稱RAISE計畫),透過產學研合作共育人才機制,導引博士級人才投入產業界,以強化產業界研究發展能量,進而推動產業創新提升國際競爭力。

一、RAISE計畫目標與推動機制

RAISE計畫是透過國內重要的學研機構擔任培訓單位,提供錄取之博士級人才成為產業訓儲菁英,進行1年期在職實務訓練(on-the-job training),含企業實習6個月以上,媒合至產業就業或創業。預計3年培訓1,000名跨領域創新博士級人才,例如人工智慧、智慧機械、生技醫藥、資通訊人才以及其他創新應用等。透過300家企業實習的在職實務訓練,以累積產業訓儲菁英的實務經驗和核心技能,培育重點產業所需高階人才;同時也開創博士級人才投入產業界多元管道,進而強化產業界研發能量及國際競爭力。

圖1 RAISE計畫推動機制示意圖

102年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試辦「生技高階人才培訓與就業計畫」調查顯示,廠商對於博士級人才的聘僱需求意願不高。但經1年培訓後,博士級生技訓儲菁英就業率可達80%。由此可見,透過妥適運用國內的法人研究單位及大學校院的能量,鏈結合作廠商共同培養符合我國重點產業轉型所需的高階人才模式係屬可行。因此,RAISE計畫奠定在過去「生技高階人才培訓與就業計畫」經驗上,配合我國重點產業推動,擴大辦理培訓重點產業所需人才,讓高階博士級人才順利進入產業,以促進我國產業升級轉型,帶動產業創新發展。

二、RAISE推動現況與成果

106年12月14日科技部核定19家培訓單位,包括工業技術研究院、中央畜產會、生技醫療科技政策研究中心、金屬工業研究發展中心、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國家實驗研究院、國家衛生研究院、船舶暨海洋產業研發中心、資訊工業策進會、農業科技研究院、中央大學、中正大學、中興大學、交通大學、成功大學、清華大學、陽明大學、台灣大學及臺灣史前博物館等19家國內重要的法人及大學校院,共同培訓333名博士級產業訓儲菁英。

有意參與RAISE計畫之廠商,可主動與19家培訓單位接洽合作,共同規劃並提供6個月以上的企業實習訓練,成為培訓單位之合作廠商共同培訓產業訓儲菁英。培訓1年期間,科技部將補助產業訓儲菁英每個月新台幣60,000元培訓酬金。合作廠商可與培訓單位雙方議訂產學合作、智慧財產權歸屬等契約,共同甄選博士級人才,實習表現優先者,可優先錄用成為公司正式人員。

目前合作廠商包含麗寶生醫、信元製藥、宏碁、華碩、聯發科、日月光、上銀科技、台達電子、創智車電、永豐餘、黑松、李長榮化工等251家。產業領域包括生技醫藥、智慧機械、亞洲‧矽谷、綠能科技、循環經濟、新農業、數位經濟、國防科技、晶片設計及半導體等國內重要的廠商。

另外,在招募博士級人才方面,截至107年1月26日統計,已有532名博士級人才報名,錄取204名產業訓儲菁英,目前仍進行招募甄選作業。下圖2是RAISE博士級產業訓儲菁英背景分析,包含各學門領域的博士級人才。

圖2 博士級產業訓儲菁英背景分析

三、合作廠商與博士級產業訓儲菁英經驗談

參與RAISE計畫合作廠商表示,透過104人力銀行尋找高階人才不易,透過政府計畫平台,可吸引優秀的博士級人才報名參加,足以篩選出適合的人選參與實習,大約6個月上手之後,進而留任公司晉升發展,為公司儲備高階研發人才。

此外,也有博士級人才提到,在參加計畫之前,曾經向業界投擲履歷,但廠商並不把博士後研究資歷視為是產業的經驗。因此得知RAISE計畫後,就積極地報名參加,希望趁這機會好好練功,累積業界經驗,將自己的履歷鍍金加值,以爭取更好的業界發展機會。

四、結論

我國產業面臨創新轉型的關鍵里程。下世代產業像是人工智慧、機器人、生技醫藥等,亟需博士級人才的加入,以加速前瞻技術應用在產業發展而實現。

我國培育的博士級人才擁有科學研究的專業素養和能力,然而國內學研單位普遍缺乏開放的產學研鏈結環境和文化,讓博士級人才延展所學的專業應用在產業實務上。

而科技部RAISE計畫定位在打造一個產學研共育人才橋接的平台,提供博士級人才加值實務訓練機會,讓博士跨界變身成為產業所需的研發人才。期待讓更多廠商透過這計畫找到優秀人才,同時也讓博士級人才找到發展舞台,創造雙贏效益。

作者:楊雅婷 / 工研院產業學院研究員

延伸閱讀:
  1. RAISE計畫官方網站

為年輕科技菁英 打造國際創新平臺

隨著新興科技發展的趨勢,人工智慧、智慧科技將對產業社會經濟造成全面衝擊及影響。這一波科技的創新,不僅是臺灣,而是全球正面臨技術替代十字路口,同時也是科技人才世代交棒的十字路口,我們新興世代年輕科技人才將責無旁貸,必須群聚站起承擔接棒,一起開創新世代產業的未來與展望。

為此,科技部將雙管齊下為培育年輕國際科技人才射出兩支箭。第一支箭推出「博士創新之星計畫」(Learn ‧ Explore ‧ Aspire ‧ Pioneer,簡稱LEAP計畫)送百位博士生到矽谷;同時第二支箭是啟動人才回流列車,推動「海外人才歸國方案」(Leaders in Future Trend, 簡稱LIFT計畫),進行培育新世代科技人才及吸引海外人才回流。

一、博士創新之星計畫

自106年起科技部推動LEAP計畫,目的是藉由選派具創新創業企圖心之博士級人才赴美國的國際企業、新創公司以及知名學研機構,進行專案合作研習6至12個月,期能開拓我國高階人才之創新能力、前瞻思維及國際人脈,並透過參與當地創新創業或相關社群活動,建立我國與海外創新資源之連結,並在返臺後能對臺灣產業或學研界有所貢獻。

LEAP計畫第一梯次報名人數逾60人,經媒合篩選後,最後選出35名學員赴美。其中27名學員將進入IBM、NVIDIA及Vivo Capital等國際知名企業研習,另外8名學員將進入麻省理工學院、柏克萊大學、史丹佛大學及麻省總醫院研習。科技部規劃107年將擴大推動LEAP計畫,預計與20家美國矽谷、法國及以色列企業或學術機構合作,選派50名新創人才實地研習。

圖1 LEAP計畫推動機制示意圖

臺灣在面對下一波的科技產業挑戰時,亟需下一代年輕人來帶動成長,同時也代表臺灣未來的新希望。科技部推動LEAP計畫就是希望未來每個種子學員們能將國際新創經驗帶回臺灣,成功建立國際連結佈局,銜接全世界資源進來。

獲選為首批學員之一的黃彥文為臺灣大學生化博士,現年32歲。透過這次LEAP計畫將赴美國生物科技新創公司CytoLumina Technologies Corp研習。他表示,自己在中研院做博士後研究,看到科技部啟動LEAP計畫報名參加,希望藉此能瞭解美國文化和未來10年發展趨勢,連結世界創新創業舞臺。

另一位學員陳昱成為交通大學應用化學博士,先前曾在矽谷待過一年,而後因服兵役之故而返臺,今年30歲。這次透過LEAP計畫將至美國BioInspira,Inc研習。他認為,臺灣人才不比國外人才差,但對創業熱誠卻不同,希望透過參加LEAP計畫,可將所學帶回臺灣,為臺灣創新創業落地扎根。

二、海外人才歸國橋接方案

繼科技部推出LEAP計畫,又一次啟動人才列車,推出LIFT計畫,希望藉由有系統的人才選送、培育、回流,讓優秀人才正向循環而生生不息,為我國科技研發與產業創新,持續注入新的動能。

LIFT計畫係為呼應國內產業對於海外人才歸國的期待,而號召臺灣赴海外留學的人才,返國貢獻所學,將其國際視野、科技研發新知、前瞻應用趨勢帶回臺灣,與國內的產學研界進行深度交流,期望透過引進國際新知,以達激勵產業創新,刺激技術躍昇之成效。

LIFT計畫每年甄選100名海外博士級人才返國服務,並於科學工業園區設置「人才交流基地站」,協助返國人才在臺從事交流與知識擴散活動。返臺期間,科技部提供交流經費補助、園區宿舍租用優惠、以及子女就學協助等配套措施,以期返國科技人才在臺期間能夠無後顧之憂地從事擴散與交流。

圖2 LIFT計畫推動機制示意圖
參與這次LIFT計畫的陳厚任現年33歲,剛從加拿大多倫多返臺,他表示返臺是希望能將所學與新藥發展作連結,加上臺灣創業風險與成本相對於其他國家來說較低,因為自己的興趣,他也希望能夠在臺灣從事新農業的創業。他很高興看到科技部啟動LIFT計畫,希望是幫海外高階人才找到回家的一條路。

另外,在美國從事節能相關產業的陳韋任則分享,因為美國各州政府相當積極推動節能政策,因此在美國相當好找工作,例如在德州初入行,起薪年收入約臺幣200多萬元,之後年薪3年內約可提高到300多萬元。他這次返國主要是因為看到臺灣供電吃緊,覺得可將所學貢獻回國內,又可藉此LIFT計畫一探臺灣的節能市場,他希望自己能返臺創業,開設類似節能的顧問公司,為臺灣貢獻所長。

三、結論

科技部同時推動「博士創新之星計畫」(LEAP計畫)及「海外人才歸國方案」(LIFT計畫),為年輕科技菁英,打造國際歷練平臺,扮演人才媒合的橋梁,從「人才培育」出發將臺灣優秀博士生送至美國矽谷拓展國際視野、國際人脈及更扎實學習前瞻科技應用;同時,也從「人才回流」號召臺灣赴海外留學的人才返臺貢獻所學,將其國際視野、科技研發新知和前瞻應用趨勢帶回臺灣。

作者:楊雅婷 / 工研院產業學院研究員

延伸閱讀:
  1. LEAP計畫官方網站
  2. LIFT計畫官方網站

創新產學研合作模式 法人扮演重要推手

隨著社會進步及技術創新,一國的競爭力已從有形資本及勞力成本,進入以知識經濟為主的環境,而大學所蘊藏的前瞻知識正是各界所殷切需求。因此各國在研發配置上,除更加注重選擇與聚焦之外,也積極推動產學合作及技術移轉,並輔以各種創新法規與配套,目的即在引導及運用大學蘊藏的知識,以帶動產業之創新與競爭力,進而提升國家競爭力。

一、 大學前瞻知識具國際競爭優勢

依據美國發明家學會(National Academy of Investors, NAI)和智慧產權人協會(Intellectual Property Owners Association, IPO)公佈全球各學術機構在2016年獲得美國專利核准件數的前百大排名報告中(Top100 World Universities Granted U.S. Utility Patents in 2016),我國共計有4所學校上榜-台灣大學/台大醫學院(65件)、交通大學(53件)、成功大學(36件)、台灣科技大學(25件);此外,依據2018 QS世界大學排名中以「論文引用」指標排序,我國亦有3所大學名列百大,依序為清華大學、交通大學、台灣大學等,由此可見我國大學孕育許多創新能量,且活躍於國際舞台上。

二、 產學存在落差

政府雖推出許多產學合作相關配套計畫,然因學界對企業之需求瞭解度不足,以致學界研究方向不易與企業需求接軌,加上學界普遍對於產業化過程感到陌生、產學合作誘因不足以及制度上對學校教授的限制,造成學界研究成果未能充分加值應用於業界。不僅如此,產學之間最大問題在於缺乏有效媒合管道(平台),業界即使有技術需求,也無法輕易的在學界找到適宜的合作對象;而學校老師空有好的技術與高度產業化意願,也因人脈或管道不足而不得其門而入,導致學界研究成果難以向產業應用延伸。

三、 創新產學研合作推動機制

為解決上述產學落差之問題及有效運用大學蘊藏的知識,科技部於103年首創以「法人」為核心,委由工研院以資通訊領域試行推動「運用法人鏈結產學合作計畫」,由於試行成效良好,爾後擴大推動領域,106年涵蓋電子資通訊領域、智慧機械、生技醫藥、生技醫材等,同時為加速推動學界研發成果產業化,納入工研院、國研院、資策會、金屬中心、生技中心、車輛中心、塑膠中心與紡織所等8大法人共同執行,且成立「產學媒合服務團」,主動拜訪全國各大專院校,發掘學界具產業化潛力案源,並與專業領域之產業公協會鏈結,致力將學界研發成果推動至產業界。

此創新的推動機制主要分為盤點篩選、媒合輔導及加值推廣等3階段(參圖一)。首先針對供給面的學界研發成果進行技術整備度(Technology Readiness Levels, TRL) 評估、專利盤點,以及對應需求面的產業前瞻技術缺口,篩選出具產業潛力化的研發成果,作為下一階段輔導之案源。其次,針對產業未來發展方向,由法人研擬加值或商品化等整體輔導之規劃,同時整合國內外技術服務業者、顧問業者、創投業師等外部能量進行智財布局、人才培訓、媒合推廣、新創事業輔導等,完成產業化輔導工作。最後,再運用法人之產業化經驗與網絡,或結合法人既有之研發成果,以創新行銷模式協助學界研發成果之推廣,能順利技轉至產業界,落實學研成果產業化。同時搭配技術交易展、記者會、成果發表會等媒體廣宣方式,積極曝光個案成果,再藉著鏈結產學媒合平台(I-ACE平台),擴散成功模式,以期能擴大影響族群。

圖一 創新產學研合作推動機制

四、 建構多元產學研創新合作平台

產學合作最終目的在引導及運用學界研發成果,解決業界問題。而本機制特以「運用法人技術能量與產業經驗」為主軸,建構多元產學研創新合作平台,帶動跨校、跨領域、跨法人等合作。

推動三年以來,累計輔導案源達90案。如104年輔導中山大學非接觸生理訊號無線感測系統一案,在本計畫的協助下,首創將「自我注入鎖定雷達(Self-Injection Locked Radar, SIL) 」跨領域應用於畜牧業生理訊號感測監控,並將雷達系統小型化及模組化,達到可商業運用之價值,同時協助推廣予國外畜牧業者,取得200萬美元高額授權金。本案已於106年成立昇雷新創公司,未來技術將應用至非接觸式無線遠端醫療照護及其他領域。

另輔導雲林科技大學「防碰撞系統技術商品化」一案,結合法人技術能量,成功開發國產車測盲區偵測系統,利用裝置於左右後視鏡下方之鏡頭,偵測車輛兩側後方來車,此產品已通過車廠測試並授權予國內車廠,為國內少數具價格優勢的「先進駕駛輔助系統(Advanced Driver Assistance Systems, ADAS) 」產品。

106年以跨校方式結合臺灣大學與中興大學技術,建置行動式X-Ray原型機及影像處理系統,利用程式化害蟲自動辨識方法以及建立資料庫,開發出X光水果檢測機擷取影像,以非破壞性檢測自動辨識農產品蟲害(準確率達99%),取代人力剖檢。降低農產品輸出國外整櫃銷毀或退回之損失,此技術未來可擴大至農民自行檢測、安檢類與動物類等。

未來,除持續推動產學研合作外,亦將加強產學研鏈結,與學界、公協會、業界建立良好產學研溝通與合作平台,縮短產學落差,讓產業可以有效運用學研能量,進而全面提升我國科技創新能量與產業競爭力。

作者:傅清萍 / 工研院產經中心(IEK)資深研究員;吳岱侖 / 工研院產經中心(IEK)副研究員;林雪銀 / 工研院產經中心(IEK)管理師

延伸閱讀:
  1. National Academy of Investors & Intellectual Property Owners Association, Top100 World Universities Granted U.S. Utility Patents, National Academy of Investors pp2-3, 2016。 
  2. QS, 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2018. Retrieved from
  3. 工業技術研究院(2017),106年度運用法人鏈結產學合作計畫報告,科技部。

產學雙贏 縮短學用落差 可再強化的精進作為

行政院106年11月10日「排除產業投資障礙,解決缺工、缺才」記者會中指出,為解決產業人力空缺問題,行政院提出三項政策:「媒合就業,開發勞動力」、「改善低薪,創造友善職場」、「產學雙贏,縮短學用落差」等三部分;教育部繼之自107年1月起持續推動「優化技職校院實作環境計畫」,以「為學生找到未來、讓工作找到人才」為目標,創造學用合一、產學雙贏之教育系統,培養具有跨領域、符應國際產業發展脈絡的技職人才,該計畫共4年,投入80億,主要推動策略有:成立20處產業菁英訓練基地、建置10處類產業環境工廠、充實新課綱所需基礎教學實習設備及設施;除設備更新外,更透過產學攜手、產學合作等緊密的合作關係,開辦2+2N產業精英班,開授結合企業人才需求與就業能力之契合式實務導向課程等,使其受訓後能從事相關之技術工作,符應業界對中階人才需求。方向大致正確,但尚需強化相關配套措施,茲分述如下:

一、從青年失業本質,重新審視教育部與勞動部的分工

青年失業年齡計算,依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慣例,應是15-24歲,臺灣地區106年的青年平均失業率為整體失業率的3.17倍,高於OECD平均的2.24倍。青年失業原因結構中,58.35%即近6成是初次尋職者,即主要為尚無工作經驗者,在學就業準備不足或方向不對,故其失業對策不只是增設5個青年職涯發展中心,而該是續以強化學校職涯輔導師體系,加強青年在學期間的職業輔導與就業諮詢,使其認清就業方向,並做好與做對就業準備,使得從學校到職場,能無縫接軌,如德國、瑞士等低青年失業國家的作為,使服務更為普遍性與在地化。因此,主政青年失業對策部門宜為教育部青年發展署,而非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如此始能事半功倍。

此外,勞動部為促進產業發展,培養產業特殊職能專精人才,引進德國「雙軌制」(Dual System)職業訓練模式,並以「作中學、學中作」,畢業後優先留用在該企業,約有八成以上。但雙軌計畫跟產學攜手過於雷同,目前勞動部體系優勢是掌握訓練資源、教育部則是主導教育資源,技職校院端配合勞動部意願較低,且近年來,每年只千餘名額,與教育部計畫數額相去甚遠;在有限資源中沒有妥善整合、運用,更何況技職教育與職業訓練關係著台灣整個短中長期技術人力的培養。

二、從缺工行職業本質,重新審視教育與訓練的職類科目

106年 8 月底產業 21.8 萬個空缺中,以因應員工退休或離職等流動需求計 13.2萬個或占 60.3%,因業務量增加者計 5.7 萬個或占 25.9%,兩者合計占 8成 6。各行業空缺數多與該行業人數規模成正比,以製造業最多,其變動受景

氣波動影響較大,製造業各中分類行業空缺數以電子零組件製造業 1.8 萬個最多,金屬製品製造業空缺 1.0 萬個次之,機械設備製造業空缺 7 千 8 百個居第三,電腦、電子產品及光學製品製造業空缺 7 千 5 百個居第四。大行業別的缺工以批發及零售業空缺數居次,住宿及餐飲業則居第三位;就空缺職類觀察,技藝有關工作人員、機械設備操作及組裝人員空缺 6.7 萬個或占 30.5%,較上年同月增加 6 千 7 百個最多;技術員及助理專業人員 5.3 萬個或占 24.2%,年增 3 千 4 百個居第二。教育與訓練的類科與職類,宜依以上的缺工行職業作調整。

三、從勞動保障立場,勞動部宜更多關照「廉價勞工」與企業訓練費用偏低問題

部分民眾聽到雙軌訓練旗艦計畫,都會把它跟以往的「建教合作」聯想在一起,雖然這兩者有些相似的地方,但是雙軌訓練旗艦計畫具備有更多的優勢,例如公司會提供工作崗位的輪調、政府每學期給予一半學費的補助,以及3張證書(學校畢業證書、勞動部與事業單位合發之結訓證書、專業職能認證)的取得等等,除了避免學生被當成「廉價勞工」使用,對於青少年朋友們在未來的發展而言,能夠提供很大的幫助。

但在職場上,所有勞工都會學習,只要實習的產出成果是可以被取用拿走的,甚至部分實習生替代正式員工的勞動力,本質上就應該是勞動,就像是建教合作生,同樣有學習,但因為提供勞務,就應該受到《勞基法》保障;產業的目的是要創造利潤,政府必須完全理解這樣的特性,並在此前提下規劃勞動政策,強力規範企業自行承擔人才成本,而不是讓產業不斷將成本外部化,推給學校與政府,甚至給予機會剝削,然後再做道德訴求。

縮短學用落差,宜以建立以「訓用合一」為主軸的教育訓練與學習模式,即以企業訓練為主,公共訓練為輔。去(106)年底,天下雜誌創新學院舉辦的《2000大企業人才培育白皮書》發表會中顯示:企業若想打造學習型組織,一人一年學習預算不到7,000元,年收入百分之一用在學習,絕對不夠,員工的教育訓練學習,不只是人資的事,政府宜力促企業最高主管應該當成使命,才能形成學習型組織的文化,不斷精進成長。

作者:郭振昌 / 台北市中小企業協會諮詢顧問、職場社會工作師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部立場)